eddie犬隻行為及訓練

eddie Dog Trainer訓犬師 | Dog Training犬隻訓練 | Dog Behavior Consulting犬隻行為咨詢


發表留言

《狗主回應》Shadow – 小甘 (2013-02-07)

Shadow小甘

小甘小時候是隻非常親善的小狗,對人對狗都沒脾氣,搓圓按扁隨便來。而且都會打招呼,友善異常。但歲半以後,開始對其他狗狗不友善,會低聲咆哮,露齒皺眉。打駡沒用,情況惡化,有時老遠有英俊大狗行過,他已全神灌注進入戒備。為了解決問題,我們當然就先試了最傳統的技巧,打打殺殺,大聲喝罵有之,把咆哮露齒的小甘按在地上有之。最顯注的成果是,小甘對陌生狗愈來愈惡,低聲咆哮,露齒皺眉都不做了,別的狗狗一走近他就張口咬。

小甘是一隻有小腦發育不良問題的小狗,動作不能協調,一些傳統的技巧,如”運用牽繩提示狗狗”我們就做不到,因為小甘連走路都有問題,用頸繩牽提,攪不好未教好就先把他絞死了,而且就算去找專家來教,但也不是個個肯教。

傳統的方法不通,我們也只好找別的路了。找尋的過程中找到了”響片訓練”,也接觸到一些”正面訓練法”。幸運的是我們在2012年九月找到了Eddie來幫忙,小甘貪食又貪玩,對”正面訓練”的反應良好。有了比較就看得出,以前他根本不知道為什麼受罰。但用正面訓練,他很快就了解了我們想要他做什麼。雖然問題不是一次就神奇解決,但Eddie也教曉我們,小甘的一些行為是情緒(如害怕,興奮)的反應,而行為可以加強,情緒是不可以。以住以為他”不聽話”,那時才了解到他根本不能自己。這個新了解讓我們變得有耐性。實際施行練習的時間漫長,但學習過程中,一些樂趣像與小甘建立關係,觀察小甘學習新事物花腦筋時展現的能耐,也是一大享受。

就像小甘學游泳,小甘真正愛上游泳,是在學會上岸之後。之前我們去的室內游池是超大一缸水,狗狗進出都要抱,自己不能選擇進入泳池或離開。小甘學是學會了,卻不見得快樂。後來我們找到池邊有梯級的地方,狗狗出水入水比較自由。小甘學會上水後,似乎變得更有興趣,會爬回池邊看如何再入水。反覆多次後,他現在急了會上水尿尿,想玩會自己找地方跳水,累了也會回岸。也許,就和人一樣,狗狗的學習中,”可以選擇”是很重要的。他知道,要上岸的時候可以上岸,也就不怕下水了。游就會前進,累了就可以休息。學習要時間,教導的就要有耐性。學習應該是快樂的,而不是苦苦哀求仍絶望地無能為力。”正面訓練”也許就是這麼一回事:讓狗狗自己選擇,做對了就大力地讚,讓他愛上這個我們認為對的行為。很多人都覺得,既然大喝一聲就可以,也沒有特別去”訓練”的必要,更不要說是這種花時間的訓練了。打打駡駡令他不敢使壞,我們也試過,但那時的小甘,不只惡,也變得膽小不快樂,一臉就是「我這樣沒錯吧?不會駡我吧?」的哀相。那又是何必呢?我們訓練狗狗,是為了自己的方便,還是為了狗狗的快樂?

受過”正面訓練”的狗狗,表情似乎特別多,性格也特別分明。因為他們的行為,不是為了”不被罵”,而是為了”更好更多的獎賞”,他們更熱心,口水也流得特別多。現在的小甘,反應說不上一等一,很多時給他一個指令,他會左想右想才給反應。但他笑多了,搖頭晃腦投身入懷的次數也多了,也會反身給人摸肚肚。儍晃晃在四處快樂奔走的孩子,永遠是最可愛的!


發表留言

《狗主回應》Anna – 曳四 & 謝希 (2013-01-29)

AnnaNadia

三年前一個晚上來自我家後巷回收店,在巷口食肆廚餘搵食嘢的黑色四歲半唐狗女,是緣份吧,在我家落籍落戶並正名”謝希樂”,與家中兩狗”幫幫“和“曳四”和平相處。兩年後第一次打交,正是其中一狗幫幫病重,我拉開他們,罰了謝希不讓他入房,要他坐厠所監!第二天解禁,每當走近我我就喝駡她!真不生性當日又再發難襲擊,混亂中我的手塞進狗口,他這一噬,右手食指血流如注,可能謝希意識到誤傷我,終於鬆口,另一狗曳四驚惶逃回自己地方,而謝希竟然自動行去厠所坐監,我反思謝希回家之後點點滴滴,當時為救曳四,第一次打謝希,更自責”養不教我之過”。

之後上網看資料,信息很多合用的卻少,聯繫傳心師,她說不能只和謝希談,3隻狗3個收費,好吧只要家和萬事興,接著約時間請她來舍下,佢話要加收車費及助手費,為方便建議我給張照片,但我有點保留,問傳心師可有把握,答案是:應該沒問題,若不成功,免費跟進傳多一次…嗄…好化學喎,算了,都係走trainer這條路,經朋友介紹了一所寄宿學校,要謝希寄住一個月兼每星期去該校上一天課,朋友用過此形式,他分享了心得:指令時刻要跟足,否則人和狗轉頭忘掉。這教法不適合我,更捨不得謝希離家成個月。之後找到另一位trainer,我還未說完兩隻狗的問題,對方已誇下海口說訓練警犬都頭頭是道,隨即索價5,000元一隻,兩隻盛惠一萬,授課5節,另須購置合規格”馴狗裝備“。事關教練會帶埋嚟上堂,追問他方知是鍊帶,哨子和包膠木棍…,我提出抗議:「NO,曳四謝希又唔係參軍,犯不着咁重口味吧!」他如是說:「他們沒問題,就不必train啦,包膠木棍你放在家中備用而矣…」我說要考慮,其實我肯定不會用這trainer,我期望小伙伴彼此珍惜,「武力屈從」就沒意思了!我確實格外偏寵童年流離的謝希,小霸王曳四不爽,幫幫又何以沒打交?先向謝希曉以大義:「曳四蝦蝦霸霸你生氣也不能這樣,看你把家姐打成這樣,醫生說她入籠養傷,我明白你在街頭大,自我保護意識強,但打家姐說到底理虧!」沒合意trainer,只好遵獸醫囑咐分隔他倆,困住曳四在狗籠雖說是保護卻不公平,我不願意也不是長久之策!提心吊膽監控他倆,好快他倆又一齊玩耍,警惕心慢慢鬆懈,就在2012年頭的年廿八,無啦啦曳四被謝希迫至床角,然後噬咗曳四塊面一嘢就被拉開,萬幸只是損咗小小,當時見沒什麼就算了,熄燈瞓覺。我真系唔知點解起身開門取報紙時謝希就沖過去,好似上一次咬住唔放,正如所有媽媽見到子女有危险,都会相救一样。情急之下送手入狗口,強行掰開謝希個口。曳四雖然沒事,但當Nadia見住謝希行兇,望住嗰條血路,盛怒下要趕走謝希,而我既傷且痛失望更費解,埋年咁搞法,過兩日要出門,佢一個人搞得掂兩隻嘢嗎?壓力憂慮真令我動搖過…不,我不會棄養!

多得NPV職員,第二天就轉介Eddie給我,由於我萬般不願兩狗接受軍訓,第一次通電話,簡述打交經過,二話不說請教他應否請傳心師同他倆溝通,以平息干戈?Eddie這樣答:「我不否定傳心術,雖傳達到,如改善不了亦是枉然!」就是這個答案,我安了一半心!接著解說狗與狗溝通,行為模式,和身體語言,請別見笑,養了這麼多年狗,到了哪時方知道狗隻訓練原來有派別,Eddie授以正向訓練,無疑是主修溝通與關懷的,正正切合我所想!加上Eddie初步推斷他倆問題不大,隨即擬定日期及場地面見觀察和了解他兩生活作息,之前諮詢哪兩位trainer都沒問過這些問題,而Eddie連細節都著重,亦講解為何要咁講究,另一半心也安了,正值過年呢,擠出時間俾個期我,由衷感謝Eddie度身訂造訓練,就這樣我和Nadia,曳四和謝希,大年初九一屋四口一起上了一課。Eddie一邊觀察,一邊授以我,Nadia正向訓練, 觀察他倆溝通,行為和身體語言,何謂緊張,辨識他倆緊張時示警訊號,如何消弭緊張情緒,於是將他倆之前幾次打交,再描述一次,Eddie說打交不是無啦啦,更不是唔知點解,原來全部有跡可尋,有pattern有signal,Eddie說授課後要跟眼上心一點,叮囑我有不懂隨時打電話給他,我說他下次應該要付兩份學費,他愕然問點解?我說確實是兩隻狗嘛,Eddie笑了說:「幾多隻狗教的都一樣,正向訓練幫到你就可以了。」敬告Eddie老師我授用至今,免卻我担憂謝希被趕,實在獲益良多,萬分多謝。


發表留言

《狗主回應》Cecilia – Max, 萊萊 & 褔褔 (2013-01-17)

Cecilia Fan

認識Eddie已有一段時間,起初是因為幾個月前知道修女婆婆要離開香港,陪伴她們多年的狗狗-Max (Aborted form HKDR )將要另覓新主人,當我想Max到我家(已有柴犬)來的時候,發現兒時被野狗傷害多的Max拒絕與其他狗隻相處,那時十分頭痛,向HKDR求助,及後個案轉至Eddie給予建議和幫助。Max現在給一位神父領養了,有新的主人,一切都會好的。感謝Eddie對Max的建議和幫助。

數月前,我家在海中心拯救了幾乎溺斃的雪橇-萊萊,並收養了她,由於我們無法知道萊萊的經歷和故事,很難了解她。萊萊「無規無矩」的情況(咬爛野、行街鬥力、不跟從指示、搗亂等等)令我們不知如何是好。及後我邀請Eddie家訪並帶領狗兒進行訓練,起初以為教狗一定會打打鬧鬧,但Eddie改變了我的看法。雖然狗兒與Eddie素未謀面,但短短兩個多小時已經大有「效果」。Eddie利用了動物行為理論向我們解釋和實踐狗隻的需要和想法,好讓我們明白「事出必有因」,當中的過程讓我們了解愛犬更多,促進彼此的信任。

跟從Eddie的建議和方法一星期之後,狗兒的問題都解決了。以前我們用自己的方法教導柴犬-褔褔,我們以為牠「純」「像隻貓」,其實是過分膽小缺乏自信。多得您,我們重新去愛護我們的「家人」。雖然我個無法知道萊萊的故事,但我們都深信有Eddie的協助,我們會有更和諧更多愛的家庭生活與未來。縱使這兩個「老友記」時不時仍會製造一些小麻煩,但我們都享受和這兩個 ”Trouble Makers”在一起,一起經歷,一起渡過生命中無數可愛動人回憶。